您好,欢迎来到烟雨楼台![请登录][免费注册]
最新动态[2018-11-15 15:12]   毕业打算报考明年事业单位
统计信息 主题数:37801帖子数:341279用户数:88893在线人数:137 人
返回列表 发帖

烟大新生写小说《葬龙诀》,希望学长学姐提宝贵意见

烟大新生写小说《葬龙诀》,希望学长学姐提宝贵意见

第一章   引子                              
    “你相信你是王者,你就是王者;你相信你天下无敌,你就天下无敌。人心所想,皆可实现。”“也许,我早就知道一切。”

   在远古时期,西北海之外,有一座巨山名曰“不周”据《山海经·大荒西经》记载“西北海之外,大荒之隅,有山而不合,名曰不周。”相传当年大神盘古开天辟地,阳清为天,阴浊为地,天地分离之后,盘古因过度劳累仙逝,《五运历年纪》云: “盘古之君,龙首蛇身,嘘为风雨,吹为雷电,开目为昼,闭目为夜。死后骨节为山林,体为江海,血为淮渎,毛发为草木”。而不周山也在此刻形成。
   相传不周山是人界唯一能够到达天界的路径,只可惜不周山终年寒冷,长年飘雪,非凡夫俗子所能徒步到达。传言曾有凡人为见神仙一面而只身上山,但却未曾见其返乡。自此之后,人人皆炼其身,锻其骨,以使得自己有足够的实力攀登不周山,后由于天条的放宽,无数凡人开始修行,为使自己能早日功德圆满,不少人开始竞相挑战不周山。
也许是人心本就善恶相存,过了不知几百年,共工氏和颛顼争夺帝位,最终共工战败,逃往不周山,而天帝颛顼不吭饶恕共工氏,派遣天将前去捉拿共工氏,共工氏见大势已去,便怒触不周山,导致天柱崩塌,据《淮南子· 天文训》记载“昔者共工与颛顼争为帝,怒而触不周之山。天柱折,地维绝。天倾西北,故日月星辰移焉,地不满东南,故水潦尘埃归焉。”
不周倾倒,天柱崩塌,大地决裂,天光失色,大火蔓延不熄,洪水泛滥不止,人类在此次浩劫之中死伤无数,人类始祖女娲不忍人类遭此灾难,更不忍天地就因此毁灭,于是女娲以自身生命精华炼出五色石补好天空,又折神鳖之足撑四极,平洪水杀猛兽,人类才得以安居。
而共工怒触不周山,虽身体陨灭,但自身精魂,却没有消失,以图来世再去争夺天帝之位,报血海深仇,颛顼看到人间灾难后悔不已,为防灾祸再次降临,便采集女娲补天遗留的神石以天帝之血炼就镇龙碑,将共工精魂**在不周山残山山地,又派自己的后人去看管镇守镇龙碑,不周山虽残,但毕竟是天地灵气聚集之地,颛顼后人在不周山处繁衍不息,创立葬龙谷。
人类虽在身体力量上比不过野兽妖精,但因是女娲大神以黄泥与自身灵力创造,在修仙求道上极具天赋,又加经历浩劫,于是抛弃了炼体之术,而对修仙产生了极大的向往,但修仙谈何容易,有多少人杰智士空其一生仍未能修得正果,虽修仙不成,但有些人能动用天地灵气,创出威力无穷的法术道法,其中的佼佼者更能凭一人之力力抗千军万马,撼天震地,其寿命更是延长至百年,在凡人看来已与神仙无异,于是有人开派收徒,成为一代宗师。
时光荏苒,转眼又是百年,除了葬龙谷之外,又有武神宫、药师庐、百兵窟共称天下四大修仙门派。
     
     当年不周山崩塌,使天,地,人三界相连,偶有天界仙术流入人间,而一些妖魔鬼怪也从地界窜到人界兴风作乱,当时人类为解救自己,涌现出许多英雄人物,如打败妖兽的后羿,教会人类种植五谷和创造中药的炎帝,往后又有大禹治水,启建立夏朝,人才真正走向繁荣昌盛。夏氏一族成为皇族,但夏桀**,凤生商汤,夏朝覆灭,夏氏一族也只得隐匿人间,时间一长,便在无人记得这远古的皇族,而这个故事,便从一个叫龙溪镇的地方开始。





第一章  九龙开山玉
   在不周山残迹南方,有一个叫做龙溪镇的山村,之所以叫做龙溪镇,是因为这个村子是依附着一个叫做龙溪的河流而建,龙溪的水是不周山上积雪融化形成的,水质甘甜清凉,入口即令人精神振奋,而且龙溪镇位于不周山南面,巨大的山体挡住了北方的寒流,使得龙溪镇四季如春,且盛产各种中草药,得天独厚的地理环境使当地的百姓生活衣食无忧、幸福快乐,可谓是人间仙境。
     在龙溪镇中有一户姓夏的人家,当家的叫做夏尚洲,是当地有名的医生,不论什么疑难杂症,让这位夏大夫瞧一瞧,开几副药,不出半月病就可痊愈,也因此有不少外地的病人不远千里来找这位夏大夫,而这位夏大夫不仅医术高明,做生意也是一个好手,他识得千种草药,龙溪又是草药珍宝盛产之地,他便通过贩卖草药珍宝成为了当地有趣一指的富豪。
     葬龙谷距离龙溪镇约四百里,葬龙谷谷主名叫芈昆,与夏尚洲是拜把的兄弟,两人经常在一起喝酒聊天,葬龙谷的弟子也时常去龙溪镇采买各种生活用品和草药,当地百姓都十分尊重葬龙谷的人,年轻人也以拜入葬龙谷为荣。
     

     “妖孽休走!看剑!”“哼,你算什么东西,吃我一掌。”只见一个孩童头上戴着面具,与其他三个手拿木剑,身穿披风的年龄相仿的小孩在打闹嬉戏。
     比划了三四下后,两方各向后退了一步,只见一个身材高大,身穿披风的小孩站到中间的,右手拿着剑,左手在胸前结了一个四不像的结印,对前面戴面具的小孩大声说道:“大胆妖孽,见到我们葬龙谷三剑客还不快快投降,念天地有好生之德,我姑且放你一生路,将你打入镇龙塔忏悔。要不让我当场取你性命,破你修为!”
“就凭你们几个小东西,敢挡我黑风老妖的路,真是活的不耐烦了。我这就取你们的性命!幽魂九煞掌!”三个“披风侠客”以为那“妖怪”要使什么绝技,连忙木剑挡在胸前,等待着对方攻击,可那想到,那个戴面具的小孩说完这番“豪言”之后就拔腿开溜。
三个人见上了当,心中十分恼怒,大喊道:“夏焱飞,你个骗子,别跑!”四个人不知跑了多久,不知不觉中,四人已出了龙溪镇,到了野外,跑在前面的小孩一边拼命往前跑,一边向后张望那三人追来了没,脚下没留神,被一个突出来的大树根绊了个正着,直接一个狗啃泥的摔在了地上,这一绊不要紧,后面那三个“凶鬼”可追了上来,见到夏焱飞的狼狈模样,不忍大笑起来。
“哈哈哈,笑死我了,夏焱飞,你也有今天,这就是你骗人的报应,哈哈哈!”说完三人又是笑了起来。
“哎呦,疼死我了,我说左斌你笑够了吧,笑够了就拉我起来。啊,疼死了。”那个叫做左斌的小孩听完后便过去拉起夏焱飞。
“我说你没事吧,要不带你去你爹的药庐看看受没受伤。”左斌边说边拍去夏焱飞身上的泥土。“算了吧,要是让我娘知道我又没去学堂上课,指不定又让我面壁一晚。再说,这点小事怎能伤的了我堂堂葬龙谷谷主。”
“就你还想成为葬龙谷谷主,别忘了芈伯伯说你身体偏弱,什么精元不纯,修不了仙。”“他那是胡说,教书先生都夸我脑袋聪明。唉,时间不早了,我们赶紧回去吧,要不我那罗刹鬼娘又要训斥我了。”说完,夏焱飞便招呼其余两人回龙溪镇。
夏焱飞与其余三人走回龙溪镇时,已是傍晚时分,当下便各自道别回家,夏焱飞在回家途中一边不停笔画招式一边幻想自己有朝一日能成为威震江湖的大侠,受万民敬仰。却不知何时早有一个人占到了他的背后,那人是个大约二十几岁的青年,身穿黑色劲装,背上背着一根黑色铁棍。只见那人一手将夏焱飞提起,夏焱飞只觉得一股大力忽的从背后出现,还没来得及喊出救命,就被那黑衣男子提到的村口的破庙。
“好汉饶命,若是要钱,我身上倒有几两银子,你就笑纳了吧,我一个小孩也未曾惹过你,你就放了我吧。”夏焱飞此时害怕急了,但人这种动物很奇怪,害怕到极点反而一股胆气从心中发出,反而表现的十分镇定。
那年轻人没有说话,连表情也一点也没变。他右手一下将夏焱飞摁在破庙的放佛像的石台上,石台上的灰呛得夏焱飞是一阵咳嗽,那人扒开夏焱飞的上衣,一个红色灵猴赫然就印在夏焱飞的背上。
“说这个红色灵猴是怎么回事?谁给你刺上的?”“这是我天生的胎记,哪是什么灵猴,我跟你说,士可杀不可辱,你有什么本事就使出来吧,小爷我不怕你!”
夏焱飞是个富家子弟,虽不是纨绔劣少,但一份傲气还是有的,平时龙溪镇的百姓都对夏家敬重,他哪受过这般待遇,当下是急了起来,完全没有害怕了。
那年轻人仍是没什么反应,只是松开了按着夏焱飞的那只手。夏焱飞这才慢慢起身,刚才那人一下将他摁在石台上,力道极大,现在胸口上还是火辣辣的痛。夏焱飞一边按揉着胸口,一边穿起上衣,恶狠狠的瞪着那人。
“你不怕我杀了你?”
“我夏焱飞以后可是未来葬龙谷谷主,威震四海的大侠,那会怕你这个只知道暗算的小人!”
“你天生体弱,精气不足,修不了仙,更成为不了大侠。”
“胡说!你胡说!”那年轻人的话激怒了夏焱飞,夏焱飞平时最大的梦想就是成为那些传说中的修仙高人,但葬龙谷谷主芈昆却说他不是修仙的料,劝他爹让他读书考取功名,将来也可有番成就。
而夏焱飞从未放弃过修仙的念头,他一心认为芈伯伯是一时看走了眼,以他的资质定能成就大业。而这年轻人的话再次触动了夏焱飞的痛楚,他一边狂吼“你胡说!你胡说!”,一边眼泪早已夺眶而出,破坏一个人的梦想是对一个人最大的伤害,更何况还是一天真孩童,夏焱飞的此刻心情可想而知。
“你这么想修仙?你不怕吃苦吗?”
夏焱飞早已泣不成声,哪能回答他,只是狠狠的点点头,眼泪还是不停的留下。
“那好,我就帮你一把,拿着。”
说完,那年轻人便随手一扔,一个包袱落在了夏焱飞的面前,“三天之后是月圆之夜,晚上你沿着龙溪向北走约十五里,会看到一个湖泊,湖旁有一棵千年凤栖梧桐,树上有一只大鸟,你在地上摆上一只烧鸡,等到那只大鸟吃烧鸡时用这包袱中的绳子系上鸟的脖子,它就会听你的命令,让它带你去蛇窟,里面有一只大蛇。包袱中有一把短剑,用短剑将蛇杀死,取蛇胆服用,便能治你的病。”
夏焱飞听得入神,早已停止哭泣,听年轻人说完后变想问他为什么要帮他,但当他刚要询问时,那人早已不见了。
夏焱飞打开包袱,首先映入眼帘的一块通体发蓝的玉佩,正中央画着九只飞龙正要撞向一座大山。而画的两旁各有一句诗,写的是“劈山治水神鬼惊,九龙开山人皇现。”整块玉雕工粗狂,刀工苍劲有力,九条龙神态各不一样,有的充满杀意,似战神要与敌人开战;有的平静温和,似儒雅书生;有的表情坚决,似要与大山同归于尽。正中间的那条龙上身挺起,不像其他八条一线伏着身子,一股傲气从这条龙上迸发而出,如帝王一般。玉佩底下连缀有白色丝穗,整体给人以霸道凌厉的感觉。
夏焱飞看着这块玉佩,刚才的一切仿若是一场梦,那青年人所说的一切给了夏焱飞希望,但也给了他困惑。
“这是梦吗?”

在下是一个新手,喜欢写小说,纯为爱好,望各位不惜言辞,提点意见,帮助我成长。

TOP

有才的啊

TOP

加油,少年

TOP

加油,写多了必然顶

TOP

继续努力,下一个网络作家就是你,看好你噢

TOP

山海经以前看过,蛋疼要死,都生僻字
以夏为始,以夏为末,我的青春

TOP

我喜欢玄幻小说

TOP

返回列表